美國4日中期選舉結果基本揭曉,共和黨不但保住國會眾議院多數黨地位,還從民主黨手中奪過參議院控制權,全面掌控國會。民主黨失利,民主黨籍總統貝拉克·奧巴馬自然脫不了關係。
  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研究員袁徵說,內政方面,奧巴馬出任總統後在醫療保險體系改革、移民等議題上的改革措施過於激進,使得國內政治決策陷入僵局;外交方面,奧巴馬同樣備受指責,理由是他表現過於“軟弱”。
  醫保改革是奧巴馬2009年出任總統後最看重的領域之一。從本質上看,奧巴馬的醫改法案是一項擴大社會福利的政策,要求保險企業不得以投保者有過往病史為由拒保或收取高額保費;所設立的專門監督和評估保險企業保險費率的機構有權否決“不合理”的保費上調方案;雇員超過50人的企業必須為員工提供醫保;高收入家庭需繳納更多稅費為醫改“埋單”。
  袁徵說,這一改革措施的步伐太快太大,醫改法案中過多的政府干預措施與共和黨所堅持的保守主義“小政府”理念相左,還“挑戰”了部分美國人信奉的所謂“自由”精神。因此,“奧氏醫改”法案通過前後一直遭到共和黨攻擊和批評。共和黨今年7月底起訴奧巴馬,指認他在醫改中“濫用行政權力”。
  移民問題是民主、共和兩黨爭論的焦點之一。奧巴馬在移民問題上的改革主要針對來自拉丁美洲的非法移民。
  袁徵說,美國本土居民基本不願意從事社會底層的勞動,非法移民已經成為不可或缺的勞動力,短時間內將這部分人驅逐出境不現實,因此奧巴馬政府計划出台一系列措施,讓這些非法移民有途徑“合法化”。這一方案遭到共和黨的激烈反對。
  由於問題久拖不決,對移民改革寄予厚望的眾多非法移民對奧巴馬埋怨頗多;一些合法的拉丁美洲裔移民則擔心,獲得合法身份後的非法移民會同自己“搶飯碗”。多數拉美裔選民是民主黨的支持者,他們的不滿自然會對民主黨選情帶來重大衝擊。
  外交方面,奧巴馬在應對烏克蘭局勢和中東局勢方面均給了反對者批評他的理由。此次中期選舉中,如果外交問題沒給民主黨減分已屬不易。
  袁徵說,在烏克蘭問題上,美國與俄羅斯的“交手”屢屢無法占得上風,奧巴馬不免有些“臉上無光”,被批“太軟弱”。
  馬驍(新華社今天上午特稿)
  馬驍  (原標題:奧巴馬“拖累”民主黨)
創作者介紹

北海道

xk94xkywk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