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來源於生活,又高於生活。阿甘這個形象,在中國也有一個翻版,就是《士兵突擊》里的許三多。
  阿甘和許三多,都可以給我們精神啟示,那就是:鍥而不捨地追求。
  簡單,執著,不放棄,這是讓美國觀眾和中國觀眾都認同的。
  電影《阿甘正傳》重新肯定了舊的道德及社會主體文化,宣揚上世紀60年代美國的主流意識形態,同時它又否定了其他前衛的新文化。正是因為如此,它才能深得民心。
  而《士兵突擊》中特種部隊隊長袁朗如此評價許三多:不太焦慮,耐得住寂寞,很安分的一個兵。阿甘和那時的許三多類似,不焦慮,不急躁,他們兩個永遠都是那麼平靜地接受一切。
  而這正是我們現代社會所稀缺的。
  現代社會用一個詞概括,就是浮躁。
  人們靠走快捷方式獲利,炒房,炒股,選秀,很少有人會踏踏實實地做事。高速度的生活步伐,讓人們無暇停下腳步,不想過去,也不想未來,只是單純的看現實,急功近利的追求某種生活。浮躁是一種病態心理,是一個黑洞,無聲無息中吞噬著人們本來寧靜而真誠的靈魂。
  人們不能從社會中滿足內心所追求的寧靜,只能從虛構的故事人物中尋找寄托,於是許三多與阿甘出現了。他們的簡單執著真誠感動了我們,給浮躁的人們開了一劑良藥。他們簡單的做著簡單的事,卻擁有了不平凡的人生經歷,讓我們仰視。
  作為現實中的人,我們需要從這兩個虛構的人身上獲得啟示,他們簡單的生活,他們執著的追求。他們用他們平凡中的偉大教會了我們人生的真諦,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智若愚,大辯若訥。本報記者 鄭琳
  (原標題:社會學學者顧曉鳴:人們用快捷方式獲利缺少阿甘的踏實精神)
創作者介紹

北海道

xk94xkywk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